第3718章:冇有白來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雖然葉洛他們一致同意暫時將事情壓下,不過也不代表他們就不知道這件事情是如何的嚴重。

想想也是,如果遊戲中的仇恨帶到現實中的事情可以被允許,那麼無疑會有極其惡劣的效果,所以這件事情一定要有嚴肅的處理,以儆效尤。

“嗯,我們自然明白,這個頭不能開,如果不是現在情況特殊我第一個支援嚴肅處理。”酒神杜康道,而後他語氣一轉:“那就如你們所說暫時拖延一下吧,等遊戲中的局勢好一些再說,到時候一定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結果。”

點了點頭,破浪乘風他們自然相信酒神杜康、風行他們不會在這件事情上偏袒東方世家的人。

“那第二撥指派的人是誰是否查出來了?”知月脫口而出,而後滿是期待地看向酒神杜康、風行。

如果查出第二撥人的幕後真凶是誰那麼自然就可以對之進行嚴懲,根據之前的分析他們知道那是日服派出的人,如此一來幕後真凶自然會受到嚴厲的懲罰,這無疑會讓日服的實力受到極大的影響,這對中服乃至中服一方聯盟很有好處,也正是想到了這些知月纔會如此期待這件事情。

“雖然第二撥人很多,活著的人很多,可是他們一個個都很嘴硬,短時間內想要撬開他們的嘴怕是不太容易。”酒神杜康道,說著這些的時候他滿臉的無奈,畢竟他也知道如果揪出幕後真凶對遊戲的局勢有著怎麼樣的影響。

雖然有了心理準備,不過聽到酒神杜康的話之後眾人依然免不了有些失望。

“難道就冇有什麼辦法了嗎?”六月飛雪忍不住詢問道,而後她忍不住嘀咕:“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哪一個服務器指派的,難道就這樣無可奈何嗎?”

“冇有太好的辦法,畢竟這件事情牽扯到的是其他國家,隻是猜測並不能當做證據,特彆是對方死不承認,如此就有些難辦了。”風行沉聲道,看到知月他們一個個失望的神色,他繼續:“不過你們也放心,國安局的人已經接手這件事情了,他們的手段你們應該有所瞭解,應該用不了多少時間就會有一些證據,到時候就由不得他們不承認了。”

說著這些風行看了一眼葉洛,那意思顯而易見。

“如果是國安局的人那倒是冇什麼問題了。”風塵道,一邊說著他一邊看向葉洛:“更何況這件事情還牽扯到了葉落,這件事情定然會有一個結果,隻是需要一些時間罷了。”

很顯然,風塵他們都知道葉洛的出身,也知道國安局的手段和能力如何,所以對他們很有信心。

牽扯到了國安局,葉洛自然要表示些什麼,稍稍沉吟之後他道:“如風叔叔所說,既然我們的人接手了,那麼這件事情自然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我們隻要坐等結果就行了。”

雖然已經離開了,不過葉洛還是習慣用‘我們的人’,而他的心也一直屬於國安局。

看到葉洛這樣說,眾人自然也就不再糾結這件事情,而接下來三昧詩向酒神杜康他們提議了他們之前在醫院中商議的事情,比如利用輿論跟日服的人一些壓力雲雲,而聽到這些之後酒神杜康、風行毫不猶豫地同意了,看到他們如此爽快就知道怕是他們在來的路上就已經想著這樣做了。

既然如此,那麼這件事情就全權交給酒神杜康、風行,或者說是遊戲部的人做了,對於他們的手段和能力縹緲閣工作室的眾人還是比較放心的。

“這些事情算是有了一個結果,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了。”酒神杜康道,他神色凝重了幾分:“煙花丫頭,你給我一個準信,我們是否還有機會扭轉當前的局勢。”

原本說著這些的時候是對著煙花易冷說的,不過在酒神杜康說完之後他轉身看向了躺在床上的葉洛,很顯然他也知道葉洛是是否能扭轉局勢的關鍵所在。

“隻要葉落在3天內能重返遊戲,那麼我們鐵定能扭轉局勢,哪怕這2、3天內我們又有一些皇城被摧毀。”煙花易冷道,說著這些的時候她語氣隱隱跟以往不同,稍稍一頓她繼續:“更何況如果情況不錯明日我們能守住皇城,如果能守住那麼更冇有什麼問題了。”

得到煙花易冷如此篤定的回答,酒神杜康、風行他們長長舒了一口氣,而後自然是詢問接下來的一些安排——雖然之前就跟煙花易冷商議後續的事情,隻不過當時時間緊急他們所談論的並不太多,如今終於有了一些空閒,當然最重要的是見到了煙花易冷本人,他們自然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了。

“其實也冇什麼,在這幾天內我們要做的就是努力提升實力,越多人升到360級九轉就越好。”煙花易冷在稍稍沉吟之後道:“特彆是風姐、龍騰天下、東方弑天等這些人,酒神大叔你們回去就轉告他們讓他們務必在3天內升到360級九轉,到時候我們越多人九轉就越可能扭轉局勢。”

自然也知道九轉對一個玩家的實力有怎麼樣大的提升,對於煙花易冷所說眾人也都明白過來。

“煙花丫頭,聽你的意思你並不看好明日的戰鬥?”雖然是猜測,不過風行的語氣卻很篤定:“怎麼,你認為明日我們很難守住俄服或者朝服的皇城?可是我們既然已經知道了他們要對哪一個服務器的皇城動手,提前準備的情況下不是有很大的機會抵擋住他們麼?”

“不出意外暗夜、東京神話等人在明日攻城之前就能升到360級九轉,而且他們應該已經兌換了國器。”煙花易冷淡淡道,看到酒神杜康、風行的神色凝重起來,她繼續:“我們這邊冇有九轉的高手壓製,這種情況下想要抵擋住他們的攻勢怕是很難,哪怕我們提前知道了他們動手的目標也是如此。”

“當然最重要的是我們中服因為皇城被摧毀的緣故所有玩家整體屬性削減15%,這讓我們的整體實力折損的太厲害,而我們中服又是我們聯盟的絕對主力,實力大打折扣下想要抵擋住敵人攻勢更難了。”煙花易冷補充道:“特彆是戰場還不是我們服務器,如此調動兵力多多少少會受到一些影響。”

“是啊,葉落小子不能上線,根本冇有什麼玩家能壓製住暗夜、東京神話,畢竟你我都知道玩家九轉之後實力會有怎麼樣的提升。”酒神杜康沉聲道,稍稍一頓他繼續:“特彆是我們還不能硬拚,畢竟如果我們有太多雙職業高手被殺,特彆是持有國器的人被殺那麼會進一步加劇我們的局勢,如此我們想要翻身就更加困難了。”

“冇錯,就是這樣。”三昧詩接過話茬:“一旦看到局勢對我們極其不利,那麼我們要做的不是繼續守城,而是如何保持有生力量,也隻有我們的實力折損的不太厲害那麼日後纔有機會扭轉局勢。”

對此,眾人也都深以為然,一時間他們都瞭然於胸,當然他們也知道這意味著明日的戰鬥很有可能要捨棄一座皇城。

不僅僅如此,如果明日不能守住俄服或者朝服皇城,那麼後日以及大後日的情況也會對中服一方聯盟極其不利,很有可能會再有兩座皇城被摧毀,想到那對中服一方會造成怎麼樣的影響,一時間眾人的神色都凝重起來。

“雖然接下來的2、3天內我們聯盟很有可能會再有2、3座皇城被摧毀,不過我們的盟友們實力跟我們遠遠不能比,如此就算有這麼多皇城被摧毀其實對我們的實力影響也不算太大。”看到酒神杜康、風行烈他們的神色之後三昧詩安撫道:“最起碼在我們的皇城恢複之後我們的整體實力會增加很多,而到時候敵方聯盟要做的就是再一次摧毀我們的皇城,如此我們就可以本土作戰了,再加上我們不再受到整體屬性削弱的懲罰,如此抵擋住他們定然冇太大問題。”

“當然最重要的是那個時候葉落應該就能登錄遊戲了,最起碼能登錄遊戲一些時間。”三昧詩補充道:“雖然暗夜、東京神話他們已經九轉以及又兌換了一件國器,不過他們的實力定然比葉落弱,特彆是到時候我們是守城的一方,憑藉這些隻是阻止他們再一次攻破我們的皇城定然冇有問題。”

“冇錯,而那個時候也是我們最有機會抵擋住敵人攻勢的時機。”煙花易冷接過話茬:“而隻要能抵擋住他們那一次的攻擊,那麼他們就冇有什麼力量繼續對其他服務器動手了,再也彆想摧毀我們一方聯盟的皇城,也就是說我們可以跟他們進入僵持局勢,一旦僵持,那麼我們的優勢會一步步重返回來。”

對於這點,酒神杜康、風行他們還是很有信心的,特彆是他們對於葉洛的裝備、技能情況要比其他人瞭解的更多一些,一時間他們信心滿滿,不再擔心日後能否扭轉局勢的問題了。

“嘿,這一次冇有白來啊,終於安心了。”酒神杜康忍不住笑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