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還是你懂我,老曹乾的漂亮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冀州,鄴城,衙署。

“曹操?他這是瘋了麼?”

轟的一聲,一個身長貌偉,披著紅色披風的男人豁然而起。

他是袁紹,四世三公袁家的長子,如今的冀州牧,剛剛將黑山軍打的跪唱“征服”,如今手握數十萬雄兵,在各路諸侯的實力排名中,妥妥的第一梯隊。

此刻,因為麵前的一封竹簡,袁紹勃然大怒。

至於緣由,曹操納降黃巾百餘萬,這就像是曾經你的小弟,你心目中的“工具人”、“看門狗”,突然間就牛逼起來了,袁紹心裡自然不舒服。

當然,袁紹是個自負的人,不舒服歸不舒服,他覺得曹操如此行徑,無異於取禍之道。

“主公?何事如此憤怒?”

身前謀士沮授、郭圖趕忙問道…

“哼!”袁紹冷哼一聲。“我舉薦曹操做這東郡太守,他能謀取到兗州也算是有些能耐!”

“但,兗州境內的三十萬蛾賊,他明明可以徹底平定,卻是把他們納入麾下!這下倒好,蛾賊男女老少百萬餘眾,浩浩蕩蕩全去投他曹操了!”

“哼哼…”袁紹再度冷哼。“兗州,貧瘠之地,平白無故的多了百萬張嘴,糧食怎麼能跟得上?蛾賊一旦吃不上糧,他們就是一群毫無忠義可言的叛徒!”

“我料定曹阿瞞這次必吃大虧!”

畢竟是納降這麼多兵,嫉妒還是有的,可嫉妒歸嫉妒,詆譭歸詆譭,袁紹一向分得很清楚。

“主公英明…”郭圖正想高捧下袁紹的“臭腳”。

卻在這時,一道響亮的聲音傳出。“主公,我看未必…”

袁紹抬眸,定睛一看,正是他麾下的謀士沮授…

沮授的話還在繼續。“曹操納降卒三十萬,男女百萬餘口,短時間看或許會增加兗州的糧草負擔,但若是能頂過去,從長遠來看,這百萬餘人對內可以耕種養蠶、對外可以驍勇作戰…”

“以此為基,少則十年,多則二十年,曹操必會迅速的發展起來,極有可能威脅到咱們冀州,威脅到袁公啊!”

嗬嗬!

袁紹的眼珠子一定,他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

威脅冀州?威脅他袁紹?他就“嗬嗬”了…

他袁紹是誰?四世三公名門之後!他曹操一個宦官之後,太監養孫,也配提及“威脅”?

依著袁紹的心思,小時候,曹操能跟在自己的屁股後邊一起玩鬨,那是抬舉他;

曹操落魄的時候,自己給他東郡之地棲身,那是“恩賜”他替自己看守南大門,說白了就是一條看門狗。

敢情現在,依著沮授的意思,小老弟還能逆襲老大哥,看門狗都敢咬主人了!

沮授沮授,可笑!可笑!

小小曹操,可笑!可笑!

看袁紹一臉的不忿兒,沮授凝眉繼續勸道。“主公,曹操此人胸懷大誌,豈是屈居於人下之徒。此前鬱鬱不得誌,乃是他麾下缺少一個為他宏觀部署的謀主!此番破黃巾、降黃巾,一舉壯大,必是他又得到了一個‘謀主’啊。”

“依我之見,當趁其羽翼未豐,將兗州收入明公麾下,奪下這三十萬降卒,百萬黃巾…以此為基,發展生產,開墾荒田,不出三年,天下將無人是明公的對手,明公三思啊!”

言辭懇切,有理有據。

沮授是把掏心窩子的話全盤道出…

隻是,他高估了袁紹,給袁紹獻策是講究技巧的,一邊拍馬屁,一邊獻計的技巧…

像是他這般耿直的獻策,那多半…是不會被采納的。

“哼!”

果然…袁紹一聲冷哼,長臂揚起,語調極高。“誰納降了這三十萬蛾賊,誰就是自取滅亡!無需三年,縱是現在,已經冇有人是我的敵手!”

滿滿驕傲、滿滿的自負!

這…

沮授還想勸,郭圖卻搶先一步。

“明公英明,明公神武!”

“蕩平亂世,一統天下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區區曹操,縱有謀主,又能掀起多大的風浪?不足為慮,不足為慮!”

呼…沮授長吸一口冷氣,他狠狠的瞪了郭圖一眼,愚蠢,愚蠢哪!

他正想開口,袁紹直接打斷。“此事無需再提,曹阿瞞,我從未放在眼裡,至於這什麼‘謀主’更是可笑至極,能獻出讓曹操納降三十萬黃巾,自取滅亡的‘謀主’,哈哈,這不是謀主,這是謀殺主子啊!哈哈哈哈…”

一言蔽,袁紹大笑著走出了大帳。

郭圖一臉諂媚的迎上,“冇錯,冇錯,曹操的‘謀主’既是‘謀刺主公’啊,明公高見哪!”

這…

沮授氣的是垂頭喪氣直跺腳。

坑啊,深淵巨坑啊!

聽得袁紹與郭圖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沮授感慨道。“謀主既是謀主,何來謀刺一說,愚蠢言論,愚蠢至極…”

“唉…納降黃巾,若是處理不好,那或許會有麻煩,可若然處理好了呢?那他曹操勢必將迅速的崛起,成長為一個龐然大物呀!”

“有此高人相助,怕是到那時候,即便是四世三公的袁家,也未必是他的…是他的對手!”

一想到這兒…

沮授整個人心頭一陣神傷。

兗州,陳留郡,蔡府。

這是蔡昭姬與陸羽的新宅子,很大,灰常大,前後左右共有七、八個閣院…單單下人就有五十個之多。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特彆是其中,還有七、八個膚白、貌美、大長腿的丫鬟,陸羽聽說…這些就是傳說中的填房丫鬟!

我滴乖乖呀,有那麼一刻,陸羽尋思著,還是古時候的男人好啊。

男人三妻四妾就很平平無奇…

關鍵是,往往十二歲的時候,大家族裡就會開始安排填房丫鬟為少爺解鎖一些全新的姿勢…啊呸,是解鎖全新的知識!

說起來,陸羽也十五歲了,身體發育到這個時期,總歸是有那麼點兒那啥的…

再加上長大了,總不能還纏著昭姬姐姐陪著一起洗澡吧?

總而言之,就三個字“憋得慌”,總感覺有一股洪荒之力無數宣泄。

看到這府邸,看到這些俏美的填房丫鬟,陸羽心裡嘀咕著——還是你懂我呀,老曹,乾得漂亮!

當然了,對於填房丫鬟,蔡昭姬對此並無任何排斥。

她書讀的多,豈會不知道,填房丫鬟在夜裡教授知識…這是再正常不過的理解,仔細論道的話,這還算是周公之禮呢!

再說了,蔡昭姬尋思著…陸羽弟弟都十五歲了,www.kanshu.com這事兒總是需要有人為他啟蒙的嘛?

要不然,將來娶到美嬌娘,到時兩個人均什麼都也不懂,反倒是貽笑大方了!

縱是兄長曹操不這般安排,蔡昭姬也打算去親自挑選一些模樣不錯的填房丫鬟了!

當然了…

不光是下人、丫鬟…

就連這府邸的名字,曹操也費了不少心思。

原本這府邸是獎勵陸羽的…

再加上蔡琰為女,陸羽是男,“姐”憑“弟”貴,理應叫“陸府”…

可這個“陸”字總讓曹操覺得彆扭。

彆人不知道,他曹操再清楚不過,陸羽不姓“陸”啊,他姓“曹”啊!

自己兒子掛著他孃的姓氏,曹操感覺怪怪的,故而…曹操算是折中一下,替亡故的恩師蔡邕立府,提匾“蔡府”,算是蔡邕的“蔡”。

蔡昭姬對此自是感激,陸羽纔不管這些呢,都是虛的…

房子、票子和妹子纔是最實在的東西。

這一夜…陸羽的寢居內,在蔡昭姬的安排下,三個填房丫鬟款款步入其中…蓮步輕移,青籠曼妙,紅燭霧淼…

規矩,陸羽懂,不用問她們的名字,也不用勸她們從良,這些丫鬟…在這個時代不過是工具人而已。

可…陸羽搞不懂的,這就不是深夜學外語,一下來三個,啥意思?

古代學知識?都是“三個齊上”的麼?

這誰頂得住啊!

難道…此“乃”天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