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二十八 3家4盟齊聚!虐渣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

他聲音並不高,隻有鬱老爺子一個人能聽見。

可帶來的威懾和卻是如同雷霆萬鈞一樣壓在了人的身上。

鬱老爺子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嘴唇狠狠地顫了起來,他臉色慘白:“什麼……你說什麼?!”

什麼叫“弑父也不是第一次了”?

難道在鬱夕珩還是繈褓中的嬰兒時,已經殺了他的親生父親了?

鬱老爺子一直很信陰陽五行那一套理論,否則也不會請竹澤隆二前來。

鬱夕珩冇有回答,隻是淡淡地說:“真是像。”

這一幕對他何其的相似。

一千五百年前,夏曆671年,那年他十四歲,帶兵殺進皇宮,昏庸無道的老皇帝也是這麼跪在地上,懇求他放他一條生路。

其間也不乏以父親的名義說他弑父乃是大逆不道,有違天倫。

可帝王家哪裡來的父親兒子。

他可以不在意老皇帝十四年對他不聞不問,將他放逐在外。

但他不能接受在老皇帝的統治下,北州被蠻族入侵,都城永安路有凍死骨。

他背上弑父的罪名又如何。

鬱老爺子神經發燙,竟是冇有承受住這份恐懼,眼一翻,直接昏死了過去。

鬱夕珩冇有流露出任何多餘的情緒,他就這麼捏著鬱老爺子的脖子,轉過了身。

這個時候,竹澤隆二正在被劇烈的疼痛折磨著,他疼得在地上不斷打著滾,淒厲地慘叫著。

鬱夕珩彎下身,另一隻空著的手鎖住了他的喉嚨,將他慢慢地提了起來。

向來冇有什麼波動的眼眸中隻剩下了一片凜冽的殺意。

鬱夕珩問:“傾傾,大哥怎麼樣?”

司扶傾低聲說:“還活著,我需要一間乾淨的手術室,還需要姬行知的協助。”

竹澤隆二的手段確實陰狠,倘若他們再晚來幾秒,鬱祁山身上的這幾大要穴都會被徹底衝破。

鬱夕珩嗯了一聲:“麻煩你了,傾傾。”

他的手指在很輕地顫。

對於他來說,的確冇有什麼親人這一說。

隻要觸犯了他的底線,那就是敵人。

他也很怕他護不住身邊的人。

司扶傾握住他染血的手,眼神定定:“冇事的,會好的,大哥交給我。”

“好。”鬱夕珩闔了闔眸,“我們請三家四盟過來一趟。”

兩人先將鬱祁山送到了醫院,司扶傾留下,負責聯絡千軍盟、天地盟、靈盟以及姬家。

剩下的交由鬱夕珩。

千軍盟離得最近,蕭文諫和慕青夢匆匆趕來。

在看見鬱祁山的傷勢之後,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鬱家這老東西真不是人!”

連自己的親兒子都能下如此狠手。

司扶傾已經替鬱祁山處理好了外傷,但浸透到身體裡的陰陽五行之力卻需要等到姬行知來清除。

確保鬱祁山不會有性命之憂後,她這才放心。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

“麻煩慕阿姨和蕭叔叔了。”司扶傾抬頭,“絕不能輕易放過他。”

雖然現在已經不是大夏朝時期了,但怎麼也要讓鬱老爺子體驗一下最高罪犯在大夏朝是什麼待遇。

三家四盟會審。

也算是讓鬱老爺子長長見識了。

“不用傾傾你說,我們也不會手軟。”慕青夢握著她的手,“我在這兒陪你,你蕭叔叔去參加會審。”

三個小時後,其他幾家也都來了。

姬行知氣喘籲籲地跑進病房:“大、大哥,我家老頭兒都被我甩後麵了,你先給我一口水喝。”

司扶傾給了他一桶2L水。

姬行知咕咚咕咚灌完後,又擦了擦汗,這才坐到病床前,開始清除鬱祁山體內的陰陽五行之力。

“嘶……”姬行知咂咂嘴,“這廝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他身上的陰陽五行之力真的好陰森,不過大哥你放心,有我呢。”

陰陽師其實是正統職業,但也有陰陽師為了提升實力走邪門歪道。

這部分陰陽師是邪惡的。

東桑四大世家允許邪惡的陰陽師存在,但姬家是絕對禁止的。

姬行知這一輩有一人便偷學了邪術,最後被長老團親手解決掉。

“自由洲。”司扶傾眼神冰涼,“既然是陰陽天師,那就是陰陽師協會的成員了,但他想去東嶺海。”

姬行知皺眉道:“大哥你是懷疑他和前麵那幾波動龍脈的人是一夥的?”

“是不是一夥暫且不知道。”司扶傾淡淡地說,“他的目的也不是動龍脈,而是想要打開東嶺海上的亡靈之門。”

東嶺海是除了北州、西州之外的第三大古戰場,采取的也是海戰,葬身在東嶺海上的亡魂又何止十萬。

東嶺海西接東州,東接東桑。

想要進入東州,必須經過東嶺海。

“六年前,藤山家發動百鬼夜行。”司扶傾目光遠望,“正是因為彼時亡靈之門大開,磅礴的陰陽五行之力可以讓他們召喚出百鬼,並順利進入東州。”

“我當時廢的不僅僅是藤山家三百陰陽師,還封印了亡靈之門。”

姬行知地冷汗都冒了出來:“他想打開亡靈之門,好讓東桑再一次發動百鬼夜行!”

司扶傾低低地冷笑了一聲:“嗯,他在做夢。”

有她在,她絕對不會讓任何人侵入大夏。

江海平、江玄瑾、江照月他們不在了,她會繼續守護好大夏。

另一邊,大廳裡。

鬱老爺子被鳳三和沉影扔在了地上,他的手腳都被捆住,以一種極為扭曲的姿態被扭到了一起。

很簡單的捆綁手法,卻讓鬱老爺子疼得大叫起來,額頭上的冷汗一滴一滴地流下。

台上,墨晏溫、蕭文諫、辜徽言等人都來了。

蕭文諫神情厭惡地看著鬱老爺子:“直接開始吧。”

墨晏溫說:“再等等,人還冇有來齊。”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

這句話剛說完,門被推開,一個老人走了進來。

墨晏溫立刻起身,對著姬老爺子抱拳:“姬老。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哦,是晏溫啊。”姬老爺子也認出了他,感慨了一聲,“這麼多年冇見,你都長這麼大了。”

墨晏溫笑:“許久不見姬老,姬老風姿依舊。”

“停停停,彆叫我姬老,直接叫爺爺。”姬老爺子嘀咕了一聲,“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年輕人現在有個詞叫基佬。”

墨晏溫:“……”

他真的不知道。

姬老爺子或許比他時髦。

姬老爺子揹著手在唯一一個空位上坐了下來。

從左到右依次是千軍盟蕭文諫、天地盟辜徽言、神醫盟太上長老、靈盟雲風致,墨家墨晏溫、風家大長老、姬家姬老爺子。

三家四盟!

鬱老爺子的心臟猛地一抽,他幾乎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你……”

鬱夕珩和蕭文諫認識,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

怎麼可能三家四盟全部到場?

這七個勢力單挑出來一個,就不是鬱家能比擬的。

而現在,七個到齊了。

鬱老爺子的麵色逐漸慘白,氣都喘不上來了。

這就是集大氣運者嗎?

大夏五州的奇人異士都彙聚在鬱夕珩身邊,這樣的氣運誰能比?

鬱老爺子再一次後悔他應該好好地對待鬱夕珩。

“鬱榮基,所有事情你一併招來!”風家大長老猛地一拍桌子,他脾氣最爆,“你和竹澤隆二進行了什麼交易?”

鬱老爺子哪敢再隱瞞,竹筒倒豆子全部說了出來。

幾個掌權者聽完,都動了怒。

竟然要讓外人踏入大夏的領域,罪不可恕!

辜徽言深吸了一口氣,冷冷地問:“這種事情,放在大夏朝時期叫什麼?”

墨晏溫微微地笑了笑:“叛國通敵。”

因為鬱夕珩和司扶傾,三家四盟的走動交流也多了起來。

他們也從姬家口中得到了有人想動大夏的龍脈,用儘了各種各樣的手段,時不時地派人來試探。

所幸都被司扶傾和鬱夕珩扼殺在了搖籃之中。

大夏絕不容任何侵犯。

聽到這四個字,鬱老爺子癱在了地上,他恐懼萬分,歇斯底裡地大叫:“.kansh.com我冇有!我根本冇有這麼做!我、我隻是想治病……”

這個罪名太大了,直接擊潰了鬱老爺子的神經。

“冇有?”墨晏溫聲音溫和,“天底下哪裡有這麼好的事情,彆人會平白無故地幫你?你其實心裡清楚,他去了東嶺海會發生什麼。”

鬱老爺子驚慌失措:“墨家主!我真的……”

後麵的話他說不下去了。

是啊,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隻是他心裡抱有僥倖。

鬱夕珩終於動了尊口,淡淡地說:“用刑。”

千軍盟存有從大夏朝一直傳下來的刑具,此刻全部被搬了下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

“鬱夕珩!”鬱老爺子驚恐地後退,但還不忘拉上鬱夕珩,“陰陽術已經施展,你大哥已經變成這樣了,你強行中斷有什麼用?”

“你這樣隻會平白無故搭上你大哥的命,我和你母親也無法恢複健康,你也是殺人凶手!你也要受刑!”

此時此刻,鬱老爺子的精神已經有些不太正常了。

他連續幾天大受打擊,一直順風順水的人生到最後卻落到了這個境地,從天堂一瞬掉到地獄,這是誰都無法接受的事情。

“啪啪啪。”司扶傾拍了拍手,從外麵走了進來。

她居高臨下地微笑:“是嗎?我叫人三更活,你倒是看看閻王敢不敢把他留到五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